登录 | 注册

野百合也有春天

   刊发时间:2018-04-26   作者:彦妮

经营了十五年的报刊亭到底关门了。对于这个养活了我与家人的地方,除了感恩和不舍,更多的是心酸。原本就想悄悄离开,然后另谋生路。不想一位记者见此情景拍了照,并发了微信。当时便有几个朋友打电话过来嘘寒问暖,有的帮我出主意,有的帮我找工作。翌日打开手机,朋友圈里更是看到了许多朋友转发的照片和文章:

——上天关上了报刊亭的门,一定会再给他打开一扇窗。

——老哥的报刊亭,让我们有着太多的记忆。相信你会有好的生计,相信你不会放下手中的笔!

——这是我最熟悉的报刊亭。心里有种莫名的滋味。上学上班必经过的地方。怀念!

……

不矫情。看到这些比我还惋惜和伤感的文字,我几度泪奔。那一刻,除了感动,就是感谢风雨路上能有幸遇到这么多心地善良的师友。一个进城务工者,使如此多的好心人牵肠挂肚。曾经的我交不起三块钱电费、一包去痛片都要到诊所去赊账,没有一块饼子当早餐;曾经扛着模具为人打土坯,以换取最廉价的食物;曾经在深山老林里,捞盐、打硝、挖煤、炸矿石……常常累得头晕目眩鼻血四溅,如今竟在城里有了栖身之地。

自从彻底告别了沙漠戈壁,继而开始在车水马龙的都市租了报亭之后,我的生活就忽然发生了转机。尽管我还得天不亮就出发、灯亮了才回家;还得鸡零狗碎婆婆妈妈;还得继续将整钱换零、零钱换整的工作,还得在巴掌大的小窗口,窥探光阴一天天老去、岁月一天天拉长……可因为有了书看,能抽出时间写字,所以当我坐在满是书报的小亭里,竟感觉自己就是一方沃土的主宰。那时那刻,我再也不去怨天尤人,再也不知寂寞为何物,硬生生的,我似都市角落悄悄睁着的一双眼睛,内心居然会衍生出“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况味。

除了谋生,我还顺带喂养了我日益干瘪的文字。说起来真是何等幸运的事情:那些零碎的、真切的、密密麻麻的打工日记,已被我整理成长篇小说出版。加上我另外发表的五十多万字,零零总总,竟有二百篇之多。令人惊喜和意外的是,我居然还有幸获了几个文学奖!对于一个只有初中学历的人来说,凭着一身蛮力气,能在寸土寸金的城市立足已属偶然和侥幸,哪里想到,没过多久,我在文联和作协的推荐下,居然还兼职做了一家内刊的编辑!

是谁让我以梦为马,在知天命的年纪还闪转腾挪如鱼得水?不是因为我有多能耐、多智慧,也不是因为我有多努力,而是因为我恰逢了好时代,及时沐浴到了文艺惠民的春风和雨露。这些年我参加过江苏省举办的首届散文作家读书研讨班,参加过山东省举办的散文高研班,参加过本省举办的散文研修班……每有活动,作协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我,生怕把我漏掉。他们就像我的娘家人,让我始终感觉到,我不是一个人在奋斗。文友们更是可爱有加、亲如兄弟,有的将单位发的米面油给我了,有的将自己买的西瓜和月饼给我了,都说自己吃不完。其实我早知道那都是借口——吃不完咋不送别人呢?

一度被唤作“草根”,并非主流或者精英阶层。但恰因“草根”被埋没在泥土之下、难以有见天日的时候,所以我的每一点进步自己才会更加珍惜。当然,我不会因此就以为自己已经有了什么。我知道自己微不足道。跟那些成功的、光环四射的明星们相比,我的日月仍旧是卑微的、琐碎的、无奈的。它不会因为我的勤奋而缩短,相反,可能还会因为我的执着而变得更加疲惫和漫长。我仍然还是那个四处借书的打工者,仍然还是那个不会附庸风雅,也不自作清高的“草根作者”。但不管我距离自己的梦想有多远,只要依偎在组织的臂弯下,我就不再是流浪在外的孩子。有时我也想,这辈子若是遇不到现在的单位和师友,没有文联作协的关注和支持,或者说,如果我不喜好文字,转而去做了其他的生意,我的生活肯定会是另外的样子。

沐浴着和煦的春风,我时常会想起那句非常好的歌词:“在寂寞的山谷的角落里,野百合也有春天。”是的,的确如此。在这个繁花似锦的时代,每一棵小草都能迎来自己美好的春天。尽管一棵草永远也长不成参天大树,但是有了一棵草的浸染,沙漠才会一寸一寸缩小、绿洲才会一片一片扩大。“合群之草,才有力量。” 只有星星草如星星之火一般燎原起来,我们才会在最好的季节,更加肆意地吐露自己最本色的芬芳;也会在绿草茵茵的视野里,拥有一望无际的天堂般的草原!
 

地址: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兴庆区文化东街59号

邮编:750004     电子邮箱:nxwl0951@126.com

技术支持:中国文联网络文艺传播中心

版权所有© 宁夏回族自治区文学文艺界联合会 | 2013 严禁拷贝

 

宁ICP备130012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