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权磊:用胡琴讲述故事的青年二胡演奏家

来源:宁夏文艺界   刊发时间:2021-02-20   作者:陈太保

1999年“天华杯”全国青年二胡专业组比赛获奖名单上,名列前茅的第一行中,一个参赛选手的名字吸引了在场的所有评委和全国业内同行的格外关注。他就是宁夏参赛选手——权磊。

18岁的权磊是那届参赛选手中年龄最小的一位。他基本功扎实,演奏张力适宜,收放自如,情感表现深沉,颇有大家风范,令专家及同行们大佳赞赏。

权磊出生在宁夏北部的一个矿区家庭。妈妈曾经是矿区一线的工人,工作积极勤奋,为人诚恳热情。妈妈一生得过多少先进荣誉、帮助过多少人没人能记得了。但有一点谁都记得:她在工作的几十年中没有请过一天假。仅凭这一点不难看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权磊小时候对音乐就特别敏感,他听到和接触到的第一个乐器就是二胡,或许是和二胡有缘,他第一次听到二胡的声音就被深深地吸引了。8岁开始就跟他的第一位二胡老师杜家桢先生学习二胡。这位启蒙老师发现权磊和其他孩子不一样,他天分极好,无论是音准、节奏、理解力都很准确到位,上手也很快,是个学乐器的好苗子,每次给权磊上课,他都耐心的手把手,一个音一个音,一句一句细致的把自己的技艺和知识毫无保留的全部传授给权磊。       

学过乐器的人都知道,学乐器开始是很枯燥的,特别是二胡这个乐器和其他乐器有很大不同,它是用两根琴弦从低到高完成几个八度音域,而且没有固定品格位置,全凭靠指距间距离的把握控制完成每个音之间组合。也就是说每一个手指按下音的位置上下不能有丝毫差错,否则,音就不准了,而音准、节奏是音乐表现中最基本的要素。音准掌握不好,发出来的声音就特别难听,这就是我们经常见到初学二胡,甚至在路边听到那些拉二胡的,觉得特别难听的原因。

可以想象,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他的手指放在两根琴弦上,指距要按照规定的距离排列,才能把音按准,这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这就需要老师手把手一遍一遍反复教、学生一遍一遍反复练习,久而久之形成肌肉记忆,才能解决音准的问题。总之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做好的事。当然,孩子在4到六岁之间学习乐器又有着其他年龄段不可替代的优越性,因为,这个年龄段孩子的大脑记忆,肌肉记忆都是超强的,这段时间练出的功夫是最扎实的,也就是所谓的童子功。

和所有取得成就的艺术家一样,她们都在不同阶段,向不同的老师学习,取众家之长。经介绍,权磊又师从孙学良老师学习。从此,妈妈每周末都要陪他从银北到银川来学琴,往返两百多公里,风雨无阻,从未间断。在初到银川学琴几年里,母子俩尝尽了太多的艰辛。记得,那是一个严冬的周末,妈妈像往常一样下班回来,准备好干粮和背包,带上权磊坐长途班车向银川出发了。往常她娘俩都是头天晚上到银川找一个小旅店住下,第二天到老师家上课。然而,那天长途班车在半路上抛锚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天越来越黑,越来越冷,躁动的旅客不停地催促叫嚷着。平常两小时的路程那天回到银川已是后半夜了。想想还有几个小时就天亮了,娘俩就在车站大厅的椅子上半睡半醒的坐到了第二天。这样的经历数不胜数。

在银川学琴的几年里,权磊是幸运的。他的老师孙学良先生,严格、规范的教学理念,为他打下了坚实基础。孙老师不但教学严谨,而且待人宽厚。他为权磊设计制定了一套完整的教学计划,所有的练习曲谱都是亲手抄写的,每个阶段都规划出学习重点和进度安排。甚至为了检验学习效果他常坐长途车到银北权磊家中教学指导。让权磊全家深受感动。包括后来的王振杰老师、保学孝老师、何皎老师她们都曾给予了权磊最好的指导。特别是王振杰老师——这位宁夏二胡界资深专家是权磊在艺校学习期间的指导老师,对权磊二胡演奏的指导,使权磊受益匪浅。

和权磊认识,正是他18岁那年参加全国青年二胡专业组比赛获奖回到团里,我们一起随宁夏歌舞团到江苏南京参加两省旅游交流演出活动。这是我第一次看权磊的演出,让我亲眼目睹了这位青年二胡演奏员的精彩表演,也颠覆了我对传统二胡表演的认知。他英姿挺拔、长发飘飘,一身黑色紧身皮衣,一个十足的摇滚青年形象,当他提着二胡往台上一站,全场观众顿时瞪大了眼睛,随着欢快的《战马奔腾》乐曲第一弓子的拉响,全场沸腾了。权磊在台上始终是站姿拉琴,身体随着乐曲节奏的律动适度的摇动着,飘逸的长发、潇洒的身姿与台下的观众互动着。随后在南京的十几场演出中权磊的二胡独奏场场返场。他规范的手型,娴熟的技法,饱满的音色和充满激情的演奏,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位观众。

此后,我们又多次合作,在全国各地演出几十场。也了解了他的学习和工作经历:15岁考取了宁夏艺术学校二胡专业,18岁考入宁夏歌舞团,成为一名二胡演奏员。在此期间他再次考取北方民族大学音乐学院二胡专业,毕业后回到宁夏歌舞团,成为团里的中坚力量。   

当年,做为二胡专业本科毕业的演奏员,在团里已经是屈指可数,即便这样一直工作到退休,他也是这个行业的佼佼者,什么职称、待遇一样都不会少。而他却不但不满足现状,还一心想到国家级院团向全国最顶尖的演奏家学习,继续深造。可团里的条件有限,困难重重。在团领导的关心支持下,最终同意他到中央音乐学院深造。自此,使得权磊这个本身就求知若渴的青年,更加努力发奋。他十分珍惜这个机会,也同样面临在京求学及生活上等种种困难,在短短两年间,他因练琴扰民就被迫租房搬家六次,每天吃饭基本是方便面或馒头、饼子。虽说那段日子,是他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段,也是收获最多的一段。

这期间,他受到了中央音乐学院著名二胡教育家、演奏家赵寒阳教授。解放军艺术学院著名二胡教育家、演奏家杨光熊教授。东方歌舞团著名二胡演奏家周维等国内顶尖二胡名家的亲传。使得他日后的演奏无论是对乐曲的理解还是驾驭能力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实现了质的飞跃。这些年,他带着《赛马》《战马奔腾》等二胡名曲和《莫斯科的回忆》《黄梅戏变奏曲》《葡萄熟了》等几首他老师—我国著名二胡演奏家周维老师创作的作品,随中国代表团出访美国、日本、加拿大、迪拜等几十个国家访问演出。由于悟性好、勤奋刻苦,又受到周维老师的亲传,他的演奏别具一格,令全国业内同行刮目相看,深受世界各地和全国观众的喜爱。一个月前,在民乐团排练厅又一次见到权磊,正赶上他和乐团在排练《第四二胡狂想曲》,为他今年的个人独奏音乐会是做准备。

乐团指挥李辉文告诉我,《第四二胡狂想曲》是我国著名二胡作曲家王建民先生系列二胡狂想曲的第四首,应台北市国乐团委约而作,完成于2009年7月。乐曲取材于西北地区民歌旋法中的“基因”——即四度与二度为核心音程与音高结构,全曲均由此发展、演变而成。乐曲既有浓郁的西北风味又具有鲜明的时代感。最关键的是乐曲中复杂、多变的节奏组合,色彩斑斓的调性转换以及丰富多样的演奏手法将会给演奏者带来挑战与感受。也就是说这首曲子代表着我国目前二胡独奏的最高水平。且表演者并不是很多。权磊也说,这首乐曲对每个二胡演奏家都是一个挑战。看着他在排练场上潇洒的演奏,我默默的为他祝福。

认识权磊的人都对他有一个共同的印象:英俊潇洒、为人谦逊、做事认真、琴艺精湛。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宏教授曾经说过:“要想成功幸福,从小热爱艺术。”权磊对音乐的热爱,对二胡的执着,是他一生的追求。他是一名共产党员,从举起拳头的那一刻起,就坚定了为党奋斗的信心;他是一名音乐工作者,他要用手中的二胡讲述人生的故事;他是两个儿子的父亲,他要用榜样的力量影响他的后代;他是父母的儿子,他要用对社会的贡献孝敬父母;他是许多二胡学生的老师,而他对他的老师们始终敬重有佳。

我们期待权磊在他的音乐事业上再创辉煌!

我们祝愿权磊在人生的道路上一帆风顺!

(编辑:王嘉俐)  

地址: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金凤区北京中路57号信通大厦23.26.27层

邮编:750011     电子邮箱:nxwl0951@126.com

技术支持:中国文联网络文艺传播中心

版权所有© 宁夏回族自治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 严禁拷贝

 

宁ICP备130012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