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清风拂面 不忘初心:马金莲人物访谈

来源:宁夏文艺界   刊发时间:2018-01-10   作者:王琳琳  李梦琪

 

 一、生存感悟及兴趣爱好

问:您许多作品的内容都是西海固地区的真实写照。能谈谈您自己的人生经历吗?

答:之前好像都没有注意这些事情是有多么的辛苦。在我小的时候,早上我们姊妹几个还在睡懒觉,我母亲在我们起床之前,已经把什么家务活都做完了。她把饭做熟之后,再喊我们姊妹吃饭,接着她又要去干农活,比如给牛添草等。到了晚上还要在灯底下做针线,好像总有干不完的家务与农活。其实每当我想起这些场景,都觉得老一辈们特别辛苦。像我们西海固地区农村的女人,好像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太善于抱怨,也不说自己会有多辛苦,也就是自然地、天然地要去干这些事,祖祖辈辈都这样。

问:您有没有想过要离开西海固,想摆脱西海固的贫困?如果曾经有这样的想法,但为什么又留下来进行创作?

答:如果说曾经萌生过离开故土去外面,这念头有过,是上学的时候,隐隐地渴望过通过高考,离开这里,去一个遥远的未知的陌生的环境里见识不同的生存状态。但是我最终没能走那条路,而是在固原完成了师范学业。其实这样的梦想不仅仅是我这个个体吧,相信在很多人身上有过,尤其那些青春正好拥有无限可能性的年轻人,这也不仅仅是离开西海固,事实上离开故土去远方,是潜藏在很多人内心的一个梦想,只不过有的人实现了,有的人一辈子没有付诸行动罢了。现在留在西海固,是一种生活的安排吧,生活这样安排,我也就安于现状在这里生活。我越来越喜欢固原这座城市,污染轻,压力小,生活节奏慢,拥有着小城市该有的轻松和安然。这很好。同时固原丰厚的历史底蕴和文化积淀,也很让人骄傲。从西吉的乡村到固原小城,我在慢慢地适应着转变,我的文字也在一点点地拓展,视野和情怀,眼界和广度,都在经历必然的成熟。

问:您没有上大学的主要原因是由于贫苦的生存状态和妹妹要上学吗?

答:我是初中之后上的师范,没有上大学。师范念了四年,四年后再去上大学,家庭负担肯定就重了。当时我还有弟弟妹妹也上学呢,所以我没有再上大学。每当我走进大学校园,就觉得好生羡慕。

问:您觉得您出名之后的心态有变化吗?您觉得自己是不是处于自己的黄金期?

答:我觉得一个写作的人,尤其像我们这种纯文学的坚持者,其实没必要在意什么成名不成名,只要埋头写好作品就是。我自己现在还是以中短篇小说为主,今年尤其以中篇小说为重点。还不是黄金期,应该在四十岁以后吧,因为我越来越发现写作是需要积淀和沉淀的,学识、经历、感悟,尤其是人生的积淀。等到四十岁该是到了心智和思想都趋于成熟的年龄段了,也应该是出作品的时候了吧。

二、民族身份认同与西海固文学

问:您认为您的创作是一种文化自觉吗?受到什么文化的影响?

答:我最初的写作,只是为了表达内心对生活的体验和苦闷。其实,更多时候我愿意将自己生活以及写作的范围界定在“西海固”这样一个称谓里,我觉得它包括了西吉,包括了更为宽泛的一个概念,我喜欢这个称谓。我为什么要写这里的人和事呢?其实这是个不用回答的问题,因为每一个人写作的出发点都是他所熟悉的生活,而我的生活就在这里,生命三十年的历程都是在这里度过的,我熟悉这里的乡村生活,熟悉这里的生活方式,人们的思维方式,他们的欢喜与悲伤我都很熟悉,如果是我的创作是一种文化自觉,我觉得还不如说是一种对生活的自觉。

问:对于“西海固文学”您是怎样看待?

答:我们出生于西海固地区,从物质条件上说是不幸的。但从文学意义上去看待这个问题,却是十分幸运的。“西海固文学”的开拓者和奠基者,都为我们这些后辈们提供了一笔十分丰厚的精神财富,我是沿着西海固老一辈作家们踏出的道路往前走的,我充分汲取了这些西海固作家的精神和作品中的营养。我小时候受了不少苦,然后我却我非常感激那片土地,感激生我养我的那个小山村。我曾在一篇创作谈里写道:“发展的落后使我们的世界好像一片净土,在这里我能够静下心,坚守清贫,用近于虔诚的精神书写文字。所以,我笔下的文字,具有发达城市文人难以渴求的纯粹和朴素,是一种原始的美,自然的美。所以更多的时候,我愿意一个人守着内心的宁静,打量着这边土地上生生不息的人与事,写下内心最真最美的文字。”

问:对于“西海固作家群”您怎么看?

答:“西海固作家群”,就目前来说,留在西海固这片热土上,坚持写作并在宁夏文坛占一席之地的作家有诗人单永珍、杨建虎、王怀凌等,他们在文学上的成就已经相当不错了。“西海固作家群”其实就是从地理意义上来说的,只要是出生并在西海固生活的作家,肯定就是西海固作家群中的一份子,所以我也是。

问:在西海固作家群体中您喜欢谁的作品?您提及到的作家单永珍、杨建虎、王怀凌以及单小花,您对他们的作品如何评价?您觉得你们是不是都有一种文化认同感?

答:我很喜欢石舒清的作品。最推崇的是张承志,他身上有着大多数作家不具备的品质。

我觉得你这里所指的“他们”,其实应该可以用一个词儿概括进一个范围,就是西海固本土作家,对于他们和他们的创作和作品,早期就开始走上文学道路的,如单永珍和王怀凌、杨建虎,他们早在我开始写作之前就已经是宁夏小有名气的作家了,他们的作品我几乎全读过,我比较喜欢他们的诗歌,虽然他们风格各异,但我都喜欢读。因为都是写西海固这片土地的作品,所以读起来很亲切,没有违和感。同时也从中汲取自己需要的东西,他们这些年在写作道路上摸爬滚打,已经锤炼出了属于自己的风格,一开始就是我学习的对象。。

文化认同感,这个应该有吧。因为总觉得都是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所以我想看看他们写出来的世界和我呈现的世界有什么不一样,换句话说,每个人看到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都带着个体独有的感悟。

三、创作心得及创作态度

问:您在写作过程中有着怎样的创作心态?

答:创作中的心态,我觉得有些复杂。一个时间段和另外一个时间段是不一样的,写这个作品和写下一个作品,心态也是有差异的。不过总体来说,都是因为内心有表达的冲动,有需要,想写,所以就开始写了。有些时候比较轻松,比如早期的《父亲的雪》《坚硬的月光》《尕师兄》《柳叶哨》等作品,是在一种比较愉快的心态下完成的,但是大多数作品的完成过程是纠结的,痛苦的,难以决断的,比如《赛麦的院子》《长河》《老人与窑》等,还有后来的长篇小说《马兰花开》,尤其在《马兰花开》结尾部分,我不知道为马兰这样一个女性书写一个什么样的结局才算合适,一个结尾迟迟拖着难以收笔。另外,尽管有纠结有熬煎有内心冲突,但不可否认,创作过程是让人幸福的,这种幸福带着清苦味儿,让人有撕裂的痛感,却又是欲罢不能的,这种感受只有沉浸在写作当中才能体会得到。这也许就是很多作家拿起笔一写就是一辈子的重要原因之一吧!对于我来说,文学创作是生活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这一点分得很清楚,这些年我一直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地正常生活着,结婚、生孩子、带孩子、干工作、孝敬老人,我尽着一个社会角色该尽的所有责任。文学对于我是什么,是夜深人静之后独自醒着的一缕温暖,是一抹照亮人生的色彩,是一种不离不弃的陪伴。所以我一直很感谢文学,它丰富了我的生活和生命。

问:您觉得您所要写的题材是否写完了?您的写作特色是什么?您是否想去突破或者改变所书写的内容?

答:我也担忧过,以前的生活积淀写完了,写什么?但是我很快就释然了,因为生活怎么能写得完呢?生活一直在那里演绎,时间不息,生活不停,枯竭的是个体创作者自己。创作的灵感和题材需要一片土壤,我知道不能离开一片滋养自己的土地。只要我们不懒惰,对生活一直保持热情,深情地关注和投入,贴着自己书写的群体,相信写作来源就不会枯竭,就不会山穷水尽。

创作内容主要以我熟悉的农村生活为题材,以前多采用儿童、女性视角,现在也尝试其它叙述角度,注意刻画人物形象,挖掘人物内心的深层精神内涵。总的来说,作品还是欠成熟的,小气,稚嫩,不具备大一些的气象。这是我今后要努力突破的难关。我喜欢从细微处入手,刻画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最平常最普通的细节,最幽深的内心变化,精神走向。挖掘人物在命运、苦难面前的高贵精神,以及随着社会变迁,经济利益面前人性的变化、蜕化和坚守。发掘人性中的闪光点,揭露人性中最为微妙的方面。我在小说中不喜欢追求故事性、曲折和惊险,而是靠大量细节描写撑起整个文本框架,纯朴、简洁甚至神秘的细节描写,勾画出人物内心的细微走向和精神内涵,尽力让语言显得素洁、醇厚,在运用现代汉语的同时,适当采撷西部回民族方言土语入文,试图为文章增添别一种风采。

近两年我的改变也很明显了,尤其是今年,我写的作品有很大的转变,最近有几部作品上了《选刊》的头条,我特别激动。在我写作的过程中,一篇一篇去超越真的很困难。有时候忍不住还是在我的惯性里面滑行,所以我觉得阅读很重要,沉淀也很重要,所以我这两年就在做着突破的努力。

问:评论界将您的作品定义为“乡土小说”,您认为这样的评价正确与否?

答:既然别人已经这样定义了,那就权且当做是吧。其实我很少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想自己的作品究竟属于哪个范畴。不过从最初拿起笔开始写,到坚持走过这些年,好像我的书写笔触一直没有脱离一个圈子,那就是乡村,我写的都是乡里人,大多数人物和故事就是农民,在土地上发生。

问:对于“死亡”和“苦难”的书写是您作品中的又一特色,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主题来写作呢?

答:是一种出自本心的感触吧。和小时候生活的环境有关。已经在很多创作谈里提到过,我出生并成长在一个封闭的山村里。乡村世界是一个奇异而完整的小社会,那里完整地演绎着时间和事件,包括新生和死亡。善良的乡亲们在贫瘠的土地上固执地顽强地活着,那一份坚强至今回想起来都让我动心。我在底层的小人物当中长大,我写作的时候最让自己兴奋和宁静的,只有这样的生活。

简介

王琳琳:1977年,黑龙江人,宁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研究方向是文艺批评、文艺美学、文化研究。主持并完成省部级项目2项,在研1项。发表专业论文10余篇。

李梦琪:1992年,宁夏西吉人,宁夏大学人文学院2017届本科生。

马金莲:回族,宁夏西吉人,宁夏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作品》《天涯》《十月》《花城》《北京文学》《清明》等发表作品近300余万字,部分作品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作品与争鸣》《新华文摘》《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中华文学选刊》《散文选刊》《散文海外版》等选载。有作品入选各种年度选本。出版小说集《父亲的雪》《碎媳妇》《长河》《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绣鸳鸯》等,长篇小说《马兰花开》。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2届高研班学员。曾获《民族文学》年度奖、《小说选刊》年度奖、首届朔方文学奖、郁达夫小说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首届茅盾文学新人奖、第十一届骏马奖等。

 

地址: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兴庆区文化东街59号

邮编:750004     电子邮箱:nxwl0951@126.com

技术支持:中国文联网络文艺传播中心

版权所有© 宁夏回族自治区文学文艺界联合会 | 2013 严禁拷贝

 

宁ICP备13001250号